體驗生活 ~ 享受慢活 ~
在花鹿米 住宿 可以順便 參觀小鹿的窩喔
讓旅行成為一種生活態度的延伸
回到生活的根本來認識宜蘭和自己
所有的壓力都在這裡得到釋放
開心的和小鹿玩耍 一起享受這場美好的旅程
又或者什麼都不想的乘著雲朵做個白日夢
美好的人事物就藏在花鹿米

<Day 1&2>

 

直到第二天才有頭緒寫些什麼,真糟糕啊。

 

雨天,搭了幾個小時的車總算到羅東,那時已經接近中午,負責接洽的 Anna 帶我去吃午餐後,一頓午餐道盡羅東人的熱情,讓我有點受寵若驚。回到明泰鹿場民宿放行李後便開始工作,其實第一天也沒有什麼事,熟悉民宿環境、工作內容,接待客人(都是情侶或夫妻......... 等,然後訂出一個在民宿預計完成的目標,跟民宿主人一起吃晚餐,嗯,第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今天,我早上五點半就醒來,沒看錯,是五點。

或許是昨晚比較早睡吧,睡得很飽,賴個床到七點左右(好像太久了?但是被窩實在太溫暖了,我捨不得離開),稍做整理後就走路到我工作的民宿,花鹿米。早上八點就得開始為房客準備早餐,洗米洗菜切水果...... 等,除了用刀切肉還有拿鍋鏟炒菜等等,不會被交付外,其他或多或少都得幫忙做一點。九點一到就看客人是否來餐廳,來了再上菜(假日人多的話會採自助式,所以想看到我為你們端盤子的話...... 就平日來吧),中間有空隙的話就是窩在廚房裡迅速吃完早餐,吃完後就查看客人的用餐情況,餐後就幫忙收碗盤、洗碗,之後就跟他們請的一位「家事姊姊」去整房。

 

整房,今天正式上工第一天而已我就默默發誓要善待清潔人員,因為真、的、不、輕、鬆。進門之後就是先拆寢具然後刷馬桶收垃圾補洗髮精沐浴乳接著擦桌子洗杯子天氣潮濕還得擦玻璃再來補各項用品還有套上乾淨的寢具套然後吸地板 (快斷氣了),基本上就是這些,看起來還好,但是住房率高的話真的很辛苦,而且每件事情都要注意小細節,枕頭要怎麼擺,毛巾怎麼放...... 等,「上帝藏在細節裡」這法則可發揮得淋漓盡致。據說今天是還好,所以可以慢慢收,但是我看接下來兩天都將近客滿的狀態就有點崩潰。

 

可是,第一次整房也有樂趣,比方觀看房間設計。在這邊,每間房都有一個主題,例如「時尚巴黎」、「南洋villa」、「粉紅甜心」...... 等,每間都布置得很舒適,要是開心的話還可以在白天泡浴缸(放在床的旁邊而已,有點害羞啊其實...)然後一邊曬日光以及欣賞鄉村風景。要是開心的話可以外拍啊!基本上住下來想外拍應該不成問題才是。

根據Anna 的說法,如果沒有人的話,我可以找時間進去住一晚,聽起來很棒,只是要自己整房就是,也許等我快離開的時候再說。

 

整房真的要花不少時間,據說有時候趕時間的話一直到下午才吃飯都很常見,明天大概就會體驗到這樣的情況。今天因為不急,中午可以先吃個飯再整理,不過用完之後也累個半死就是(在家裡待太久了的結果?)。回到花鹿米的櫃檯沒多久就遇到大學生為了專題報告前來採訪,採訪結束後沒多久又有電視台突然跑來拍(應該是沒拍到我吧...),前後算下來這民宿隨時都有人進出,好不熱鬧。

 

「民宿業就是得這樣一直講話。」Anna 這麼對我說,事後我還被虧很害羞不跟客人打交道,你們知道我比較悶騷,熟了才會大方對朋友展現「來拍照吧」的個性(所以那是什麼個性?)。在這邊得學習的事情之一就是說話,或許,從這裡回去後,我會培養出淡定對陌生人說「來拍照吧」的那種勇氣。

 _DSC0361

 

 

 

 

<Day 4,天「雞」洩漏了>

 

「在宜蘭的第四天,天候漸漸轉晴,早上我依舊走路到花鹿米。

 

 

我很喜歡這段時光,早上七點多,一個人走在鄉間小路,很安靜。那種安靜很奇妙,是一種在水中漂浮的感覺,時間好像被凝結,只剩下我一個人在無垠的時空流動。

仰望逐漸放晴的天空,烏雲在陽光的照耀下露出銀色的邊,

遠方一朵看起來像是公雞的雲很奇特,仔細一看,是從遠方的工廠排出的煙所形成的,不禁嘆了口氣,

原以為脫離都市,逃離資本,到這裡,好像在台灣沒有一個角落可以離開這一切。

陽光雖然被朵朵烏雲遮蔽,仍奮力穿出許多光束落在密布的田,那樣的光被稱作『耶穌光』,『耶穌光』竄出的位置恰巧是『公雞雲』所在的方位,我停下腳步注視眼前的一切,那穿入我瞳孔的光。

 

 『那隻雞...... 看起來有點像是要從天上墜落一般,喔!對了,天雞!天雞洩漏了。』就用這句無聊的冷笑話,當作這忙碌一天的開頭貌似也不錯。」

 

後記:今天忙到我都沒力氣說話,晚上切木瓜還恍神忘了先削皮,光是後面這點就夠可怕的,要來花鹿米打工換宿的朋友請做好會忙到頭昏然後做蠢事的心理準備。


 

<Day 11 近日 x 思考>

 

「在花鹿米民宿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多禮拜,

 從一開始什麼都不懂,到現在逐漸熟悉各項事務,

 雖然還是有很多東西要繼續學,整房的技巧也還有待加強,

 不過這十一天下來確實是學了不少東西,也看了形形色色的人,

 有些客人吸菸、嚼檳榔、刺龍刺鳳,有些江湖味;

 有些爸爸媽媽帶小朋友來住,會問我奇怪的問題:

 『為什麼要把鹿的角鋸掉?為什麼要吃鹿的角?』

這家民宿老闆以前在養鹿,後來開了以鹿為特色的民宿,

  房客要是開心的話可以去民宿旁的小屋看鹿);

 有些客人是隻身旅行,讓我極度羨慕,很想跟他們聊通宵;

 有些客人很健談、博學,可以跟他們聊很多,

 當然,運氣好的話也會獲得『下一次旅行的鑰匙』,

 例如竹東旅遊導覽的小冊子。

 

 民宿的主人人很好,有時候跟我說些人生道理,

 還是看我弱不禁風的就叫我多吃點鹿茸雞湯

 (雖然有時不小心吃太多晚上會睡不著),

 比較閒的時候也會問要不要一起外出吃飯或是走走,

 在這邊打工換宿不會有那種死硬的從屬感,

 是有點像家人般的相處。

 除了民宿主人,還有幾位鐘點員工,

 雖然說話直白了點,行事風格也很『直截』,但是人都不錯,

 近期又請了幾位鐘點員工,其中一位是個和藹的婆婆,

 今天第一次上工,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

 在整理房務的時候試著跟她交談(所以今天整理得很慢?),

 喔?這是代表我離微笑對陌生人說「來拍照吧」的那天更近了?

 

 跟婆婆簡單說明房務的事情後就開始閒聊了,

 她問我是不是這邊的員工,在哪裡念書,怎麼會想來這裡,

 我大略回答,也說說自己的想法,

 對話就這樣一問一答說下去。

 我問婆婆,怎麼會想來這邊工作?

 婆婆說,她是因為一直待在家感覺無聊,所以才會出來做事。

 她也提到,她的小孩很優秀,大學畢業後就到日本唸書,

 現在在日本某大企業工作,每月都會固定給她一筆生活費。

 

 留學?我想起一個常常在跟幾位朋友討論的話題。

 除了我家人之外,已經有不少人建議我可以到國外留學,

 但是在我的認知裡面,去國外念書是一筆不小的支出,

 雖然可以申請獎學金(據說可抵掉不少學費),

 但是生活開銷仍是問題,我也不想增加家裡的負擔,

 何況我不算是非常喜歡念書的那種學生。

 當然我也很想去國外念,

 不過理由只是我想跟國外的學者、學生有學術交流,

 分享彼此的研究,經驗...... 等,如果只是這樣的話,

 那我不用執著攻讀國外碩博學位,

 短期遊學或許可以實現這個夢想。

 下午問 Anna 關於留學的事,她說不同,

 例如短期遊學感覺玩樂居多,而且要獲得一定成果有一定難度,

 不無道理,可是我覺得仍是取決於自己付出多少心力在求學上。

 

 會重新思考這樣的念頭是因為,

 因為近幾年內應該不會有什麼讓我掛心的事

 (我不想跑到國外後還有後顧之憂,那會很累),

 而且那放逐自我的因子日漸發酵,一天比一天想出走,

 想好好看看這個世界,

 因為深信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我會發現些什麼,

 當我找到答案的那天,也許我會用力地笑著哭,

 然後,不再漂泊。」


 

<小熊書房偷閒記>

 

「上個禮拜四是我的第一個休假,」

 在花鹿米忙了一個星期,總算有時間可以出外看看。

 

 記得我上次提到的梅花湖否?

 一個很適合將心倒空的地方,湖邊開了不少咖啡廳,

 有幾家的陳設還滿有特色的,比方我這次要寫的,

 _DSC0143

 

『小熊書房』。

 

 (照片拍得頗少,請見諒)

 我的午餐就是在這邊解決的,上次只有在門口拍照,

 因為沒有消費也不好意思走進去拍照,

 這次就給自己一個理由進去拍,也看看他們的餐點如何。

 咖啡店門口就放了張沙發以及擺放有小熊的造型椅,

 不少客人都會在門口先拍完照才進去用餐,

 原以為平日下午人應該不多,進去之後發現不是這麼回事兒。

 服務生帶我到座位,給我菜單後就回崗位繼續忙,

 生意之好我想不用多說了。

 

 這邊大多是輕食,也有主餐,像是鬆餅、牛排,

 價格偏中高價位,看看其他桌客人的餐點,份量都不少,

 我看了許久,由於白天在不少名產店試吃很多東西,

 也沒有很餓,就點了一份『楓糖佐冰淇淋 鬆餅』」,

 想說分量應該不會多到吃不下,但是等到上桌的時候......

 『這下可麻煩了,我可能吃不完。』

 

 鬆餅在盤子上堆成小山,顏色看來烤得很漂亮,而且扎實,

 零星的奶油花跟水果點綴,還有一份看起來可口的冰淇淋。

 鬆餅很香,加上楓糖後更棒,我原以為楓糖會很甜,

 不過吃下後感覺也還好。

 鬆餅的口味還可以接受,不過那頓飯不知為何有些尷尬,

 我隔壁桌是一家人,裏頭有個小妹妹,應該三歲左右,

 不知為何看到我的時候突然燦笑,

 她媽媽還說:『有沒有對哥哥拋媚眼?』

 聽了我都有些尷尬,總之那份鬆餅就在小妹妹的注視下吃了三塊半,

 最後因為真的太飽,而且有些膩

(之前在台中某家吃的雖然也算大份,但是不會膩),

 _DSC0189

我就留下半塊的鬆餅,開始在餐廳放空,享受一個人的時光,

順便等人潮比較少之後再拍點照片,

但是等了許久發覺人潮不但沒有變小,反而變多,

(生意是不是好到太誇張了?)

最後帶著有些無奈的心情拍照,裡面陳設是走簡潔風,

窗邊擺了些小熊娃娃,每隻都有不同的風格,

比方我拍的這隻,還有另一邊窗戶的泰迪熊

(那張我拍糟了,所以只留這張),

喜歡熊娃娃的朋友可以來光顧。

 

 照片拍得不多,留的更少,都不知道該說生意好是該誇還是......

 這邊感覺頗適合拍人像(重點?),

 要找個人比較少的時段光顧感覺不是太簡單。

 就我觀察下來其實餐點看起來都不錯,

 實際味道就等各位哪天來小熊書房自己試試。」

 _DSC0165   

 

 

 

<Day 12,重心>

 

"We work hard. We play hard." 他們說。

 

 這兩天民宿來了一對香港夫婦,這是第一次服務外國旅客,

 常聽人說,旅途中會見到許多人,總會有帶給你感動的,

 也許這趟打工換宿截至目前為止,就是他們了。

 _DSC0202  

 這對夫妻是第二次來宜蘭,上次是跟團,這次則是自助旅行,

 據他們說,每年他們會抽空旅行個幾次,到處玩到處看,

 "We work hard. We play hard." 他們說。

 聽到這句話不由得羨慕起他們用力享受人生的態度,

 我也很希望成為這樣的人,不過現在的自己還差得好遠,

 我總是瞻前顧後的,無法放手一搏......

 

 是啊,無法放手一搏,此時,那時都一樣。

 

 借我的電腦讓他們show 出他們旅行的所見所聞,

 每張照片都在述說他們旅行的點滴,

 平淡之中透露一種對生活的熱枕,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嗎?

 不是,那感覺是一種橫跨感性與理性的思維,

 我從香港先生拍的照片感覺得出來,畢竟,

 照片總是可以透露攝影者的情緒、思維。

 

 我也想這樣去旅行。

 你可以啊!

 但是我沒錢......

 

 倔強的脾氣讓我的旅行有「束縛」,

 很多旅行在數年後的今天仍遲遲未決,

 有時候真討厭現實,可是現實卻必須面對,

 常常想著等錢存夠了再一次跑完,但是一年又一年過去,

 真正成行的有多少?

 有些事情需要的是一股衝動,衝動有時效性,

 一旦過了就難以追回,我現在好像就在這追回的階段,

 辛苦,卻不會後悔,雖然目前算算自己的旅費有些傷腦筋,

 不過,等旅費花光再繼續努力工作不就得了?

 就像他們說的,"We work hard. We play hard."

 

 

 

<Day 14,旅途中總是有好事>

 

「前一晚暴增的住房數讓這個早晨有些忙碌,

 依舊下著雨的宜蘭,使人有些慵懶,

 今天除了例行工作,還有一件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事,

 企業實習面試。

 

 在我到花鹿米之前已陸續去了幾家公司面試,

 原以為沒什麼機會進到第二關甚至被錄取,

 想不到來花鹿米之後好消息一件一件接踵而來。

 去遠方除了遠離現實生活的自我,

 也會在旅途中遇見另一個契機,

 我想是這樣吧。

 

 老樣子提一下,民宿主人真的很好,而且明理,

 如果真有重要的私事,也會放手讓我去處理,

 就像今天的面試,吃完早餐稍做整理後我就回房準備面試,

 進房前 Anna 還幫我加油打氣,也關心我會不會緊張,

 如果是還在家鄉的我,或許會。

 這幾天在花鹿米下來,辛苦歸辛苦,但是心真的很平靜,

 跟第一次跟業主電訪面試比起來,這次視訊面試來得自在多了,

 一個半小時不知不覺就過去,

 結束後就匆忙去幫忙整房,該做的總是要做,

 畢竟我不是來度假、來玩的,我是來「工作」。

 

 一直到全部整理完已經是下午兩點,

 途中如果客人多的話也是得臨時支援,

 這裡工作氛圍不算太沉重,可是有些眉目總得自己掌握,

 像是看到客人拿著超重的行李就自行上前幫忙,

 試著找話題跟客人閒聊(就算很木訥也是要),

 即便我們就某種層面來說是「短期臨時員工」,

 但是別替自己設限,懷抱當個「金牌小幫手」的覺悟,

 這裡處處是學習的機會,不是自己本科相關也沒差,

 參與討論,努力去做都會有收穫,

 「打工換宿」也才沒有遺憾。

 

 就這樣一路忙下去,晚上吃完晚餐後跟Anna 去買食材,

 在廣興超市跟老闆娘閒聊,

 一聊發現原來老闆娘跟我是同鄉,而且她的娘家跟我家非常近,

 走路不用十分鐘就可以到了。

 記得老闆娘一知道我跟她是同鄉後,激動得抓著我的手,

 那時我有點嚇到(其實心中已經在OS說阿姨有事嗎?),

 當她說出她住哪裡之後,那種情緒...... 我不知道要怎麼表達。

 有點像人生四大樂事之一的『他鄉遇故知』,

 我今天是遇上了『他鄉遇老鄉』,

 有一種親切的感覺,甚至想直接買罐啤酒(又是酒?)坐下來聊,

 不過因為實在太累了,人家也要做生意,實在不方便,

 只得有些不捨地離去,離開時想著,

 『再該找個理由打電話回去好像也不錯』。

 

 回到民宿後繼續跟Anna 討論一些關於民宿的事,

 我們討論的事並非我的專業,我只是用我所知道的,

 帶著分享的方式去述說,彼此腦力激盪,一直到深夜才回房,

 我的事情並沒有這樣結束。

 打開電腦,處理我自己的工作,跟遠方的友人敘舊,

 花了點時間幫對方診斷電腦,

 『啊都忙一整天了,不累嗎?』

 怎麼可能不會累?可是我卻喜歡這樣的生活,

 就跟在學期間那段忙碌卻充實的日子一樣

 (被專題跟競賽和工作追著跑然後忘記吃飯和沒睡覺的日子),

 打工換宿並不是度假,而是另一種生活體驗,

 我並沒有停止工作,卻在忙碌中尋回對生活的熱情,

 也在這旅行中,重新找到自己的平靜。」


 

<Day 16,二次休假>

 

「我猜我運氣不算太好,

 據氣象預報,我最後兩次休假都是陰雨天,

 而且最後一天休假還得去台北面試......

 無妨,陰雨天也是有可以去的地方,例如羅東文化工廠。

 

 會知道羅東文化工廠是因為知名部落客的網誌,

 當時看到照片裡那壯觀的建築就很想來瞧瞧,

 _DSC0383

    可惜這次造訪,天空不作美,

 『戰艦』在灰灰的天空下少了幾分霸氣,

 不過近看仍會在心中讚嘆(如果大晴天的話一定會更棒)。

 建築主要是巨大的鋼鐵架組成,

 內部空間是灰色調,有一種科幻空間(例如秘密基地)的味道;

 占地不算大,內部是多個展場空間,每個區塊都有不同的主題,

 例如我這次去有看到的竹子樂器手工藝品,

 還有把2012 金馬獎佈場的帆布再製成的手提袋;

 『返校日』(關於太平山的回憶展),

 裡頭是太平山國小的點滴,太平山林場的舊照紀錄...... 等;

 其他展區有的正在布展,有的在撤展,很可惜沒辦法進去看......

 還有天空藝廊-觀景台,在那邊吹風很舒服。

 _DSC0395

    走走拍拍大約一個小時可逛完,逛完之後在櫃台買了杯自助咖啡,

 一個人在大廳品味,品味一個人的時光。

 _DSC0394   

 

 那杯黑咖啡的味道很怪,該怎麼說呢?

 「不像黑咖啡的黑咖啡」(好吧,一杯二十元我也不能要求什麼),

 龜毛的我卻沒嫌棄什麼,我坐在大廳,什麼都不想去想,

 工作啊,研究啊,規劃啊,還是堆了幾天因為下雨而沒洗的衣服啊,

 什麼都不想去思考,一個人看著工廠的高處,只是聽著一首歌。

 

 我不知道未來去旅行的時候是否能像現在這樣,

 沒了什麼牽掛,也不會因一杯難喝的咖啡就在那邊「喔雪特!靠北!」

 一個人,心很安定。


 

<Day 18,生活中的一種幸福>

 

「我想我很愛跟人打交道,即便我很木訥。

 _DSC0433

 記憶中,小學時期的我還算受同學歡迎,

 連續當了好幾年的班長和模範生,

 我覺得那都是當時的好人緣帶來的,

 只是隨年紀增長,不知怎麼,一年比一年寡言,

 高中就越發嚴重,而且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感覺,

 聽說在我當社團教學的時候有學弟曾反映:

 『那個學長眼神好兇狠。』

 一個學期後那個學弟轉社,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緣故。

 

 大學就更誇張了,照大家說應是『解放』的時期,

 我卻沒跑很多活動,更不用說跟人瘋聯誼,

 一直到大二下才慢慢走出自己的舒適圈,

 走出之後,每次認識談得來的新朋友就可以高興一晚。

 現在,在花鹿米也待了快三個禮拜,

 認識的新朋友不多,卻在這邊見到各式各樣的人,

 有時打電話回家會想與家人多分享一點在這邊的所見所聞,

 不過真的講下去的話,電話費大概會爆掉。

 

 回想剛來這裡的那天,不太會跟人寒暄,

 甚至鮮少主動上前與人攀談,

 不過日子一天天過去,倒也開始懂得親近客人,

 試著找話題跟客人聊,即便那些問題看來是很例行性的,

 可是總會有辦法去延伸些什麼。

 以接待客人來說,一邊帶到他們的房間,一邊說:

 『有規劃接下來要去哪裡嗎?』或者

 『小心那邊的積水,這幾天都在下雨,實在很不方便』;

 客人也許會回:『喔我們想去夜市,夜市有什麼推薦的嗎?』

 雖然我不是在地人,

 不過也憑藉自己在網路看的資料多少講一些我知道的讓人參考;

 有些客人也會問我:『你在這裡工作嗎? 真年輕啊!』

 這時候就可以說說自己為什麼在這裡,為什麼做出這個決定,

 很多很多話就這樣自然而然說出來。

 (當然,做人總是要留一手的,有些事情還是點到為止。)

 

 除了房客外,有時也會跟非住宿的客人有接觸

 (像是來買鹿茸的,或者民宿老闆的親朋好友等等),

 往往被問到我是誰的時候都會有人跳出來幫我介紹,

 知道自己是個凡人,一些自認平常的事蹟被說得很厲害也會害羞,

 不過幾次下來也習慣了。

 有時甚至有機會跟老闆的客人們吃飯,聽他們聊天,

 例如今晚就跟幾位買鹿茸的客人吃晚餐。

 

 (被介紹完之後)

 『他看起來很斯文吧!』

 (介紹完就算了吧? 還來啊?)

 『對啊,吃飯好像也吃得很小心。』

 (吃得太狂野事後要清理也頗麻煩啊......

 『嗯,看起來只差我一點而已。』

 (我...... ...... 好吧這位客人你開心就好。)

 『你啊,要是再早個幾年出生,跟我當同學的話我們一定處不來。

  因為你一直在念書然後我一直在玩啊!』

 (我也沒有一直念書啊!)

 『他還沒娶,大家都有機會。』

 (這是在替換宿生『行銷』嗎?)

 話題就這樣圍繞在我身上好一陣子,

 提到我看起來體弱多病這事,話題就轉向鹿茸的功效。

 

 這段時間恰巧是鹿茸的採收期,

 有不少客人會來買鹿茸,其中也不乏國外的朋友

 (印象中有一次有新加坡人來買),

 有些常買的客人自然跟老闆熟稔,

 據老闆以及客人的說法,鹿茸真的很神,

 可以改變體質,強健身體,還有許多功效

 (事實上我第一次喝到鹿茸雞湯而睡不著的那晚就領教到了......),

 說著說著就聊起一些生活事,我聽著一些內容,也不自覺笑了,

 眼前的客人們雖然年紀與我有差距,生活背景什麼的也不同

 不過我仍樂意聽他們說很多事。

 

 結束後我便回到櫃台,出外晚餐的房客也陸續回來,

 見到他們依舊試著跟他們寒暄,

 那怕只是一句『吃很飽吧?』

 見到客人的笑容就能感受與人與人之間的溫度。

 現在我了解,自己其實是喜歡與人互動的,

 若是在那互動中得著自在,我想也是生活中的一種幸福。」


 

<Day 20,差不多,要說再見>

 

「第二十天,不知不覺開始倒數計時。

 

 這是我待在花鹿米民宿的最後一個星期,

 我在這段時間見識很多人、事、物,

 每次回想起來都會有一種感覺,

 就像有人習慣到一個地方後就開始尋找紀念郵章一樣,

 拿出專屬自己的旅行小冊子用力蓋下去。

 對我來說,每個在這邊遇到的人,

 都讓我拿出心中的小本子,在上頭蓋下相遇的章。

    

 即便我們是不同的,來自不同的家庭、城市、文化。

 

 仔細回想這段時間......

 白天,都跟欣茹(家事姊姊)煮早餐、掃地、整房,

 工作看來很單調,而且每天重複做同樣的事情。

 可是我不知道哪天開始,我們會一邊努力工作一邊聊。

 坦白說,我原本以為我們不會聊開的,

 畢竟在我的認知中,我們的差別實在太大了。

 但是,我們都在努力生活。

 『你有想到要帶什麼名產回去了嗎?』

 『在想說要不要帶奕順軒的ㄚQ餅,畢竟不能太甜。』

 『甜的不行嗎?』

 『我家人不太吃甜的,最好也少碰甜食。』

 『鹹的,看你要不要帶三星蔥餅回去。』

 『可以宅配?』

 『可以吧。』

 『好像不錯,看看好了。』

 對話都很生活化,也有一些關於『習慣』的話題,

 甚至是我個人的生涯規劃有時也會拿出來稍微談談,

 後期的工作氛圍就這樣多了些歡笑。

 

 _DSC0466

實我跟鹿爸(民宿老闆)的相處時間不多,

 因為適逢鹿茸採收期,他跟鹿媽(民宿老闆娘)忙得不可開交。

 在我眼中,他是個很酷,心地卻很好的人,

 記得跟他一起吃飯他跟鹿媽總會說:

 『多吃一點,鹿茸雞湯多喝點,你太瘦了,需要補一補。』

 『好!』

 有時候會懷疑自己是不是遠離家鄉了,

 這對話每次都讓我想到老爸老媽。

 當然,也有人生道理。

 『有錢的話,罪業反而越來越深。』

 『喔?』

 『因為想要的東西越來越多,可是我們不需要這麼多。』

 『嗯......

 這話讓我想起吳明益老師的《複眼人》其中一段,

 如今卻從現實生活中一位養鹿人的口中轉述。

 其實跟鹿爸聊天很像在讀一本教科書,一本關於人生哲學的教科書。

 

 鹿媽,跟鹿爸比起來,我跟鹿媽的相處時間比較長。

 喔對了,鹿媽真的太照顧我,也太看得起我了。

 總是關心我的生活起居,例如剛來的幾天會問睡得好不好,

 有沒有吃飽,會不會太累...... 等,

 也總是左一句右一句地誇獎我,誇獎到我都不好意思了。

 『阿弟仔,這段時間真的很感謝你,幫我們做這麼多事。』

 『喔沒有啦,其實也沒做多少,不就是工作嗎?』

 『沒有啦,真的很多。

  他真的很不錯,以後一定會...... (太多誇獎話了)

  你離開後一定要跟阿姨聯絡,有空多來這邊玩。』

 『好,下次我回來的話,我盡可能多帶一個人。』

 『喔好啊好啊!帶個女朋友回來。』(突然鼓掌)

 其實我想說,我真的沒有那麼好,謝謝妳願意這樣賞識我。

 然後如果可以,請別太累了,該休息就去休息吧,

 別跟我一樣老是撐著,這樣對身體實在不好。

 

 在這邊打工換宿,與Anna 相處的時間應該是最長的,

 從第一天上工她慢慢教我一些民宿的相關事務,

 然後也討論些關於民宿的規劃,

 身為非本科生的我也只能就著我知道的多少說一點,

 可是在這樣一來一往的討論中也著實學到不少。

 偶爾如果比較閒的話,也會帶我出門溜達溜達,

 許多宜蘭的小吃、美食都是因為Anna 才有機會嘗試。

 從第一天見面的牛肉麵,羅東夜市的豆花,

 『96』(那個蛋包飯的蛋皮真的很有個性),

 『真愛鐵板燒』(味道不錯,而且老闆頗風趣),

 『金味坊』(那個豆花也太有彈性了),

 到今天的『差不多』創意料理(我跟香港朋友一致給讚),

 照這樣的方式吃下去搞不好我真的會變胖,哈哈!

 當然,我想我印象最深刻的會是這個。

 『他真的很厲害喔? 我要講囉。

  他從......(關於我的一些事蹟,其實我覺得那沒什麼)』

 呵呵,我就這樣常常被Anna 『介紹』給談得來的客人,

 這真是有些五味雜陳的情緒啊,

 一方面是有人這樣看得起我,我會很開心;

 二來是,這些事情我真的認為沒什麼好說的,

 只是我在自我介紹的時候順便回答的QA罷了。

 Anna,我都在考慮要不要繼續衝刺,然後若無其事分享工作近況呢?

 

 還有太多太多人,鮮少與我接觸的鹿姊以及鹿哥,

 Simon 夫妻檔,還有願意讓我拍攝封面和明信片的一家人,

 還有所有可以忍受我講話速度超慢卻仍跟我聊開的客人,

 這段時間很幸運可以遇見你們,

 你們都讓我多開了幾分眼界,

 甚至回歸自己的心去想自己要的是什麼,

 少了你們,在花鹿米的打工換宿真的就不圓滿,

 即便我們來自不同的家庭、城市、文化,

 我們仍相遇,而且很自然地交談下去。

 我明白,人生總有說再見的時刻,

 時刻,就像今晚去的餐廳一樣,差不多了。

 希望有天,我們仍會在旅途上相遇,    

 屆時我會與你們分享關於我自己的旅行,

 然後,來個 free hug 吧!」

_DSC0464

 

<Day 21Follow Me>

 

(原本是換宿總結兼心得,不過最後決定放在最後一天的札記)

 

「不知不覺來到這一天,最後一天工作。5/1,我從花鹿米畢業了。

 當時決定找打工換宿的原因很簡單,這是我夢想清單上的一項。

 夢想?對於這兩個字你們又怎麼看?

 

 回想這三個星期的種種,一個字就可以述說一切,『累』。

 

 真的很累,早上八點就得進廚房幫客人煮早餐,

 早餐是中式的,稀飯配上幾樣菜還有水果,客人總是說很豐富,

 不過要在一個小時內變出那麼多東西真不是普通的累,

 花鹿米的各位總是俐落地料理早點,不用一會兒功夫滿桌都是菜,

 真的跟專業的餐廳有得比。

 客人吃完早餐後就得幫他們收拾,還得清理環境,

 人多的話整理起來自然不輕鬆,站在洗碗槽一直彎腰,雙手沒空閒可言,

 這感覺已經不像在工作,而是在練功了。

 

 收拾完後就得去整房,每個房間格局差不多,主題卻大不相同,

 像是南風Villa、粉紅甜心、巴黎時尚...... 等,

 每個房間都很精緻,而且讓人有不同的感受,

 但是這些精美的房間要維護,容易嗎?

 在網路上也許會看到各大飯店、旅館、民宿的房間圖片,

 圖片裡清一色是井然有序的陳設,

 不管枕頭、毛巾、杯子......等,

 這些都是房務人員花上大把時間整理出來的成果,

 每項細節都得注意,毛巾摺疊的方式,床的鋪設,各處的水擦乾與否,

 一切的堅持都是為了讓客人有個舒適的環境,

 記得我第一次整理完之後有個很大的感觸,

 就是我以後一定要善待房務人員,至少環境能維持得越整潔越好,

 因為深知整房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工作。

 整房時間不一定,住滿的話從十點多整理到下午五點也不是不可能,

 遇到生活習慣比較差的客人仍是得硬著頭皮去整理,

 這真的要有相當的覺悟,不能刻苦耐勞的朋友真的別來。

 

 如果早早就整理完,還有其他事情得去辦,

 每個人會依照各自的專長而有不同的『作業』,

 以我來說就是去拍照宣傳民宿,也包含未來明信片的圖檔拍攝,

 還有臉書封面(沒錯,那張媽媽抱著小孩的親子照就是我拍的)。

 當然也會有機動性支援的時候,

 例如有人來這邊取景、採訪就去側拍他們的工作情形,

 或者拍攝民宿當天的紀錄(例如餐廳的人爆滿)。

 除此之外,別讓自己閒著,要主動去找點事情來做,

 如果總是聽著旁人的指揮在做事,那真的學不到什麼,

 『我是來工作,不是來度假的。』

 每次累的時候我會告訴自己這句話,事實上這也是該建立的心態,

 如果真的要度假的話,那自助旅行不就得了?何必找罪受?

 不過當然也是有休息的時候,Anna 會帶我出外走走,

 雖然大多是在吃美食,不過也讓我的味蕾有了不同的體驗。

 

 嗯?我好像是個工作狂,是嗎?

 我不否認,可是也不承認。也許在別人的眼中我的人生很成功,

 可是我一直覺得自己的生活很糟。

 我一直專注在所謂的『正事』上,卻鮮少面對自己真正想要的,

 一直對自己說有天要去旅行;一直對自己說有一天要去學一些什麼;

 一直對自己說有一天我想......

 這些都是我的夢想,與其說是夢想,不如說是我不想為自己留下遺憾。

 然而這些個夢想我喊了許久卻一直沒實踐。

 某個失落的深夜,我花了點時間為自己編列了一張『夢想清單』,

 上頭有一百個項目,都是我一直想做卻沒有做的事,

 還沒想好全部,可是也慢慢成形,有幾項陸續進行中甚至已完成,

 『打工換宿』就是我清單上的一項。

 我並非純粹為了完成清單項目才在花鹿米,

 雖然很辛苦,可是我在這邊卻遇見不少人,開了眼界也想了很多事。

 

 不管是Anna 還是鹿爸鹿媽或者因為『緣分』而認識的客人們,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刻意或者不經意教會我一些事,

 有人在生活上很照顧我,很關心我,

 讓我在這旅途中重新認識到我已遺忘的溫暖;

 有人很豁達地要我面對不愉快,

 也給我鼓勵,讓我更有動力把自己培養得更好;

 有人跟我說了work hardplay hard,讓我更確信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有人..... 有人......

 太多了,這遠比『打工換宿』帶給我的還要來得更多,

 這都是我回憶中重要的寶物。

 

 離開花鹿米,我會繼續去其他地方打工換宿、旅行,

 當然,該做正事的時候我仍會跑回去,

 跑回去當個三天沒睡覺或是忘了吃飯的工作狂,

 然後利用時間繼續完成我的『夢想清單』,

 我在花鹿米不僅學到了很多,更『重新』面對我的生活,

 心也得到久違的安定。

 

 我走了,未來若是在旅途中巧遇,請務必跟我擁抱。」

 _DSC0407

創作者介紹

台灣。宜蘭。花鹿米民宿 Taiwan- Yilan- Designed B&B Follow Me

宜蘭民宿-花鹿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
  • 還把鹿茸的真相刪掉了
    不怕有報應嗎??晚上睡的還安穩嗎???
    偽善的人
  • (≥∇≤)馥甄